caijing.dashishou.cn

丰水期:矿工大军的最后一役

       还有不到一个月,云贵川等地的丰水期就将如约而至。

       届时,位于中国西南地区的4万多座水电站,都会迎来电力产量高峰,此前高居不下的电力成本也将挪移到2毛以下。

       与此同时,绝大部分矿工会如候鸟南迁。不过,他们要赶在在夏日到来之际,携着自己仅存的“弹药”,南下去寻找寒冬中最后的救命稻草。


濒死的矿工和丰水期的电力

      “3月30日周六,我们会联合4家矿机商在成都办一个丰水期的矿业大会,到时候会有大工找矿场、矿工买矿机、买设备等各种资源……”

       今日,记者打开微信,发现朋友圈内沉寂已久的矿机大户都开始活跃起来。无一例外,他们的目标都是想赶在在丰水期之前,尽力挖资源,挖合作。

      “每年4到5月份,雨季来临,丰水期便会开启。按照以往的情况来看,挖矿将成为算力之战的主战场,今年更是如此。”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

       对于坐落在国内的矿场而言,币价的惨烈下跌,是去年年底矿机大规模“关机”的主要原因。

       2017年底,比特币价格最高被炒到近2万美元,与此同时,矿机开始被疯狂抢购。

       据曾就职于最大的矿机厂商比特大陆的工作人员回忆,当时,公司甚至根本就不需要营销,就会有源源不断的订单。而在市场最疯狂的时候,比特大陆的S9矿机最高被炒到2.7万元一台。

       而到2018年底,情况急转直下。经过一年的洗礼,比特币从2万美元跌到3000多美元,整个加密货币市场也缩水超过90%。

       币价的下跌意味着矿工挖矿的利润也急剧缩水。

       在这种情况下,“关门”、“论斤卖矿机”等字眼频繁出现在人们视野。而矿机租赁等延展业务也成为了各矿场夹缝求存的手段。不过,手段归手段,在大盘如此不景气的情况下,影响矿工的核心因素还是电力成本。

     “如果不是因为电,扬言想盖矿场的宝二爷何至于跑到伊朗,如果不是因为电,詹克团又何必这个时候跑到四川。”一位矿工告诉记者。

      据了解,除了远赴异国他乡寻找廉价电力成本的矿工,国内绝大部分矿场都分布在新疆、内蒙等地区,而这两个地区大都依赖于火力发电,电 力成本一般在0.25元到0.3元之间。而西南地区丰水期的电力大都在0.13元到0.18元之间,足足便宜了近一倍,这对于矿工而言,是巨大的诱惑。

       此前,币印矿池联合创始人朱砝就预测,2019丰水期可能是180W/t机器的最后一战。

       朱砝表示,低电价永远是核心竞争力。如果币价未来有50%涨幅,那么180W/t的机器能安全度过丰水。未来的算力很可能会超过60E,但是70E算力则受到多方因素制约,比如电不够、场地不够、机器不够、算力高电价涨等因素。 


激烈争夺与迁徙损耗

      “就算关门的矿机厂商再多,那也不妨碍今年丰水期挖矿竞争的白热化,毕竟基数摆在那里。”

        不仅如此,除了原本既定的矿机数量,此前,还出现了大肆收购廉价二手矿机的声音,其目的就是以备在丰水期开工。

 丰水期1.png

       近日,有媒体就称,预计今年占全网30%的矿机都将南迁。这也意味着,会有超过100万台矿机会在丰水期离开新疆、内蒙,被运往云贵川。

       不过,丰水期的买卖,也不是说做就能做的。

       首先,运输费就是一笔不小的买卖。

       据了解,如果从新疆、内蒙等地出发,将矿机运往四川。每台矿机的运输成本大概在20元左右,如果原本的矿机所在地过于偏僻,那30元每台的成本也很常见。

       如果是一位拥有1万台矿机的矿工,那么他所要承担的迁徙费用至少也在20万到30万元之间。

       其次,矿机的运输时间大概是在两周内,从断电到开工大概要有10多天左右。在此期间矿机并不能工作,这相当于除了运费以外,矿工还要承担小半个月的作业损失,而这一损失远超运输费用。

       不仅如此,在搬运过程中的颠簸,也可能会导致一些老化机器的损坏……

       而所有这一切,都是为了为期6个月的丰水期。


踩坑挨宰 

       实际上,在丰水期来临之前,除非关系够硬,否则矿场主很难下定决心敲定自己想要的电力价格和场地。毕竟,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更容易挨宰。

       要知道,一旦自己的家产(矿机)开始安放,要么指望顺风顺水过完丰水期,要么会在此期间遭到各种以涨价为目的的刁难。

       但是,这时候已经骑虎难下。

       首先,如果你没有已经合作过的代理人,那么,就必须先过中介这一关。

       中介一般都是手中掌握着第一手电力资源,在谈判过程中,中介一般会加价1分到2分,而电费加1分钱,用电量为10000负荷的矿工每个月就要多支付10万元。

       这还是靠谱点的中介,更有甚者会选择恶意解约,甚至诈骗。

       而一旦为自己的矿机选定了“住处”,交付了托管费,那能不能顺利运转就全指望电站了。有矿工告诉记者,上一年,在他的矿机入驻电站之后,经常出现停电的情况,经他旁敲侧击问过之后,原来是想坐地起价。

      “人家根本不怕违约,就是拖着你,想走都不行,反正丰水期就那几个月,你耗不起。”一位老家是太原但四处奔波的矿工如此对记者说道。回想起这件事,他都忍不住用太原话嘟囔,“不就挣个钱么,这人心都黑求了哇。”

       不仅如此,除了普通矿工,矿场主也有自己头痛的问题。

       此前,就有人分析称,目前矿场的机位量远远多于矿工的机器总量,供大于求。拿到丰水电的矿场为了争夺客户,势必上演价格战。如此一来,就只能比拼谁拿到的成本价更低。

       就像朱砝所说,目前矿工对于丰水期非常乐观,但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每个人入场的时机和自己的条件也都不一样。

       激烈的争夺下,上演的是成王败寇的戏码。有人想凭借丰水期大赚一笔,也有人只是想回回血,保证活着。不知经此一役,有多少矿工会逆流而上,又有多少矿工会被淹没在此次的波涛汹涌中。

 

  • 来源:共享财经 Neo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