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jing.dashishou.cn

区块野史 | 密码系统拥有了“道德品质”

现代工程师在建立在能落实其领域内道德准则的组织方面做出了多番努力,其中包括:

1.1964年。美国国家职业工程师学会道德准则发布,重点关注社会责任,即“公众的安全、健康和福利”。

2.1969年。IEEE.22 忧思科学家联盟在MIT成立。

3.1982年。国际密码学研究协会(IACR)成立,目的是为了促进密码学的使用,以维护公共福利。

4.1990年。 电子前沿基金会(EFF)成立。

20世纪90年代硅谷的技术乐观主义也为该行业日益增长的道德陷阱埋下了伏笔。在2005年的一篇名为“密码学工作的道德品质”的论文中,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计算机科学教授Phillip Rogaway建议, 技术从业者应仔细研究软件本质上对任何人都“有益”的假设:

如果你是一个技术乐观主义者,一个美好的未来就来自于你的工作。这意味着对道德责任的限制。最重要的事情是做好你的工作。这甚至变成为一种道德上的要求,因为工作本身就是你的社会贡献。(比特币)

Rogway 建议技术从业者应该重新把注意力放在道德责任上,建立能给普通人赋权的新型加密系统的:

尽管如此,我确实相信说传统加密嵌入了赋予普通人权力的潜质是准确的。加密直接支持言论自由。它并不需要什么昂贵或难以获得的资源。它可以通过一个很容易共享的东西来实现。个人可以无需使用后门系统。

即使是关于加密的习惯语言也暗示了一种世界观, 在这种世界观中, 普通人--世界上的 alice 和 bobs--将有机会进行私人的谈话。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我们必须努力将加密嵌入到一个支撑住权利的架构中,而且我们在这个过程中可能会遇到许多障碍。

"负责任" 的黑客从上世纪 9 0年代起开始组织在一起。许多免费的开源软件项目都有第三方开发人员出于利他主义的原因为项目贡献代码,将他们在原来版本上所做的改进整合到主干上。通过这种方式,开源软件项目可能会在没有任何中央组织机构干预的情况下累积上百或上千个未经协调的个人的工作。

 这种组织形式也被称为“开放式工作分配”法。开放式工作分配指的是一种给予知识工作者极高自由度的管理方式。在开放式工作分配的模式下,知识工作者有权开始或加入项目的任何领域,并决定如何分配他们的时间。这种方法被认为是“自组织”的一种形式,且已被广泛应用于超脱任何企业或合伙制结构之外的自由软件世界。

在开放式分配结构中,决策能力一般在掌握在那些距离需要解决问题最近的人的手里。项目会有一个“主要负责人”,通常是在该项目上工作时间最长或影响最大的那个人。任何项目方向的仲裁者都仅限于该项目的工作人员之内。

如果项目领导者被新的开发者所取代,他可以选择转变成该项目的追随者,或者完全脱离项目。与传统的权力固定的管理结构不同,在开放式工作分配中,领导者的头衔只是暂时的区别。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