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ijing.dashishou.cn

加密治理:从管理初创公司到治理国家

       人类喜欢争辩,这是我们的本性。

       任何事情,都可以找到持不同意见的两个人。这一点在治理领域更为普遍:我们讨论谁应该拥有权力,谁可以对系统进行更改,最终如何做出决策。考虑到治理的重要意义,这个话题一直备受争议。

       现在有这样一个新兴的行业:汇聚了一群高智商人群,他们在全球范围内进行辩论,声明自己的主张。特别是涉及到治理的辩论更是异常激烈。这就是加密货币行业。

       围绕加密治理的讨论旨在协调如何更改协议规则,包括普通的升级,更改共识机制,分配区块奖励。这些讨论涉及到许多利益相关方,如节点运营商,网络提供商(矿工),核心开发商,用户,投机者,交易所和区块浏览器等。不同的群体存在着不同的激励因素,并且经常相互冲突。例如,节点运营商希望将区块大小保持在较低水平以降低运行全节点的成本,而矿工则有经济动机去增加区块大小。每个块包含的交易越多,交易费用越多。

       这些利益相关方之间的博弈定义了区块链是什么,它的价值和原则,它随着时间的推移如何演变。这个治理过程决定了我们将如何在网络上构造社会。

       不出所料,关于治理加密网络的正确方法存在大量争议。我认为很多辩论都是误导性的,因为“加密”的概念太过笼统,不能以偏概全。正如财经作者Jill Carlson 解释的那样:

“投资者在谈论比特币、石油币和Filecoin时,总是套用同样的分析模式,因为它们都是“加密货币”。这就类似于使用相同的分析方法去分析黄金市场和受制裁的委内瑞拉债务市场。”

       同样的,我们不应该采用同一种方式去分析不同加密货币的治理。我们需要更准确地描述被治理的内容,才能思考应如何治理。在今天的文章中,我会解释有些加密资产要像治理国家一样,有些要像对待初创企业一样。


初创公司治理法

“快速前进,快速学习。遗憾的是,大多数公司成长起来后就会放慢速度,生怕会犯错。我们有一句名言:‘快速突破,除旧立新。’如果你从未有所突破,那么你的行动还不够快。” —— 马克·扎克伯格

      “快速突破,除旧立新”这是扎克伯格的治理理论。对早期的应用而言,最重要的就是快速响应用户的需求。即使出现bug,也不是世界末日,因为应用仍处于早期试错阶段,并没有巨大的价值。

       这种治理方式应用在加密货币世界中会是什么样子呢?它可能会像一个运行良好的自治组织,比如Decred。Decred允许DCR持有者通过抵押代币获得投票来参与治理。这样一来,利益相关者可以通过投票表决资金的使用方式,是否该通过硬分叉来修改共识。正如VC公司Placeholder所言:“Decred的杀手锏是良好的治理,通过良好的治理,可以实现任何想要的功能。”这种思维能够实现必要的创新,以满足消费者的需求。

     “快速突破,除旧立新”成功地将Facebook从一个斗志旺盛的创业公司转变为独角兽,但一旦达到拥有20亿人数的规模后,这种治理方式就不合适了。“突破”不再是目标。如何保持系统的安全才是重中之重。不幸的是Facebook泄露用户数据的事件表明他们在这一点上失败了。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需要另一种治理方式。


民族国家治理法

     “我们必须重塑社会主义。它不能是苏联奉行的那种社会主义,它应该建立在合作而非竞争的基础上。”这是Hugo Chavez参加2005年世界社会论坛的发言。

       2005年1月,Hugo Chavez承担起重建委内瑞拉的使命。他在当月通过了土地改革,允许政府夺取600多万英亩的私人土地。两年后,政府接管了最后一个私人经营的油田,银行也随后被接管。

       大肆进行这种没有成功先例的治理实验有何后果呢?下面这张图已经说明了一切。

       在与底层民众的利益息息相关时,任何决策和变动都要确保被治理者的安稳。

       同样的,在加密货币的世界中,比特币等货币的基础层协议不能冒险迭进。交易速度提升10倍或手续费减少10倍,而安全性下降1%是不可取的。一旦出现严重的漏洞或者用户资金被没收,那么重新获得人们对比特币的信任将是非常困难的。

       虽然很多人抱怨升级比特币的过程太慢了,但在改变基础协议时必须极度谨慎,因为基础协议是比特币价值的依托。治理比特币这种价值网络需要像治理政府部门那样,拒绝不正当的法律远比通过正当的法律更为重要。加密网络的治理越活跃,就越需要信任来与其交互。而去中心化货币的意义就在于“无需信任的”。正如比特币开发者Matt Corallo表示:

“在比特币的众多属性中,无需信任(trustless)是最重要的特征。具体来说,用户对比特币感兴趣正是因为他们试图避免需要信任的第三方。”


       这同样适用于用于构建DAPP的基础协议层。正如人们会犹豫是否要在一个法律多变的国家开公司一样,人们应该警惕在一个多变的协议层上开发应用。我认为有必要强调这样一个事实:巨额价值需要一个更加僵化的治理结构来降低被治理者需要承担的风险。


结论

       我相信人类社会的治理演进过程对加密货币有着重要的借鉴意义。几千年来,人类以民族、公司、社团等形式协调工作,实现共同的目标。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通过加入这些组织改善了生活水平,并在这一过程中探索新的治理方式。

       加密货币为我们提供了一个创新沙盒。通过改变激励参与者的方式来尝试以创造性的新方法来组织人类行为。研究不同加密项目的失败和成功经验,可以帮助我们以更快的速度学习治理。我们可以在较小的链上实验不同的想法,根据实验结果将点点滴滴的小改变添加到成熟的链上。

       针对加密货币的治理,我们需要的不是一个总“法则”,而要采取有细微差异的方法。我建议把重要的基础层协议的治理与应用层的治理分开。基础层要更加稳定,应用层要大胆创新。


        本文作者:Jack Purdy

        编译:行走的翻译C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